不讓座挨罵、不讓座挨打,關於讓座,奇葩的事已經發生不少,最近已經發展為不讓座就堵車的地步了。昨天的新聞,河北保定一老人還有一婦女因為上了公交車沒人讓座,擋在公交車前面,折騰了兩個小時,嘴裡振振有詞“誰都別想走”。
  “誰都別想走”,沒說出口的後半句是“除非從我身上碾過”,這種豪言壯語大約是跟武俠小說學的,每每被用在正邪對決的關鍵時候,可當它從一位老人口中為一點芝麻大的事蹦出來的時候,多少有點讓人啞然失笑。他未必真能攔住誰,但他可以攔住車,讓其他人走得不痛快,這也算是另一種方式的誰都別想走吧。
  年輕人不讓座,該罵,不管在任何時候,年輕人不讓座,社會總是一致地譴責,原因很簡單,尊老愛幼、扶弱匡正是社會運行的基礎,誰都有老的時候,誰也不想老時無所依靠,人們希望用教化和道理來感化冷漠,可似乎總有人迫不及待想跳過這一程序。
  社會譴責是維權,但多走一步就是暴力,就因為沒人讓座這麼一點小事,就想著讓整車人遭罪,不管別人有沒有受到影響,這種思想本身就充滿著暴力色彩。縱然有人不讓座,那麼你也該找不讓的那個人的不是,攔住車子不讓走算怎麼一回事呢?株連九族,一個人犯錯,全車人擔責?或者是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對無良社會的血淚控訴,還是希望用一己之力來喚醒社會的良知?
  何況,你有兩個小時站在車頭前糾纏不休、叫罵耍潑的體力,難道就沒有在公交車上站個十來分鐘的精力嗎?你有與醜惡現象鬥爭到底的決心,難道就不知道,這一車人至少有一大半是無辜的嗎?或者說,這根本不是沖座位去的,也不是沖讓不讓座去的,而是沖特權去的?
  一個攔車將一個原本基於愛心,你情我願、相互禮敬的善行變成了欺行霸市式的蠻幹。年齡成了侵害他人權利的藉口:我不管你什麼情況,反正你得讓座;不管你今天心情如何、願不願意、有沒有生病;也不體諒早晚高峰時段公交車資源如何寶貴,這些都與我無關,你自己的問題自己忍著。“中國大爺”倒更像是“中國刺頭”。
  一個社會,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其實是用法度和文明來維繫的,享受著權利的同時又承擔著各自的義務。你既無道,憑什麼要求別人有義呢?這種敬老即便得到了又有什麼味道呢?如果座位也是僧多粥少的一種資源的話,相比於年輕人的身強力壯,老年人所能依賴的只能是道德和文明,而這樣的所作所為恰恰是在削弱這一群體的權利,損人一千自損八百,難不成你每一回都打人攔車去?這並不是什麼明智的做法。一旦社會中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占了上風,最受傷害的是弱勢群體。
  不管是對讓座還是對廣場上的噪音,社會總體來說還是比較寬容的。不讓座的新聞常有,可現實中一個顫巍巍的老人上車,還鮮見沒人讓座的;廣場上大媽們跳舞,那麼大的動靜,除非情不得已,也鮮有人跳將出來阻止的,深受傳統文化影響的國人在敬老這一方面,其實未見得有多不堪,你跳就跳了,大不了搬家,你罵也罵了,大不了當沒聽見。不然,你去紐約的居民區里、小廣場上撒開步子跳跳看?
  凡事都有個度,過了你就是在逼別人作出無奈的選擇,並且你打人、攔著車不讓走,其實是有法律管你的。若較起真來,只怕對自己未必是什麼好事。
  (原標題:強迫讓座,多走一步是暴力)
創作者介紹

tt77ttib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